Jainworld
Jain World
Sub-Categories of Life and Legacy of Mahaveera
  前言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四章

第三章

马哈维拉的圣典

1.伟大的放弃

年轻的马哈维拉王子和他的父母住在南德亚维塔宫殿里。宫殿里的一切舒适和豪华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可以轻易地获得快乐。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被这些生活当中各个方面的诱惑所俘虏并得到巨大的满足。但是这些快乐对马哈维拉一点都不具吸引力,这些生活当中各种感官上的诱惑也完全吸引不到他的注意。正相反,这些感官上的愉悦让马哈维拉思考它们在人的生命当中的位置和作用。他最后深信这些感官上的愉悦不仅是短时间的,而且是毫无用处的。

因此他得出结论,人应该渴望获得永恒的本性的愉悦,为此,人应该努力自制并控制自己的感官。马哈维拉需要领悟获得永恒快乐的途径并告知其他人,让其他人受益。为了这个早期的领悟,马哈维拉已经做好思想上的准备,并准备好做人和牺牲去达到它。在这个方向上迈出了坚定的一步之后,马哈维拉甚至不同意父母提出的婚约。 马哈维拉一生都坚守着独身生活,并希望在自制及感官控制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在这个阶段的某一天,马哈维拉想起他早期的生活,这引起了他思想上的极大的不平静。他早期生活的回忆加强了他对感官上的愉悦的不满,并有力地促使他在自制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单单这些回忆就足够唤醒他脑子里的禁欲主义。这些情况也发生在耆那士身上,像苏玛提那沙,帕玛帕巴 ,瓦苏仆甲 ,史踏尔那沙 ,昆宿那沙,木尼那沙 ,那米那沙 ,尼米那沙 和帕史瓦那沙 。

当他们想起早期的生活时他们也放弃了那些感官的愉悦。马哈维拉也是通过早期的生活回忆刺激他走上了艰难的禁欲主义的道路。就像释迦牟尼.布哈,马哈维拉也不需要任何外部的因素去影响他选择禁欲主义的道路,禁欲主义的感觉从他童年时候就开始占据他的思想了。

结果,马哈维拉做出了一个最终的决定,那就是离家出走,放弃所有的愉悦,为了达到自我的净化。 他真诚地请求父母答应他的决定。父母高兴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允许他通过禁欲主义的修行达到自我的领悟,因为他们被马哈维 拉的决心所征服,他们深信马哈维拉会亲自走出一条拯救的道路并把永恒的快乐带给人类。因此,这对父母开始为这个目标作一些必要的准备。 他们把基米克-克哈卡当作礼物送给了有学问的人。这些细节上的安排让马哈维拉加入了一个庞大的队伍中,到达了蒂克沙,也就是典礼的开端。马哈维拉最爱的坐骑叫钱德拉帕哈,也即将加入到队伍中。

宣告隐退并加入禁欲者行列的吉祥的那一天终于来了。那是马格世沙黑暗的半个月里的第十天,也就是公元前569天,12月29日,星期一。当天下午,马哈维拉王子穿着厚厚的衣服,戴着昂贵的首饰和芳香的花环,带着满意的心情离开了南德亚维塔宫殿,他骑着被装饰好的钱德拉帕哈他的坐骑,被带到事先定好的队伍中,在昆德拉普的边界,那克罕达花园开始了远行。马哈维拉的父母,亲戚和朋友,实际上所有昆德拉普的市民都加入了队伍中。这支独特的队伍从昆德拉普的主要街道出发,进入那克罕达花园。在那里,马哈维拉王子从坐骑钱德拉帕哈身上下来,在一块石板上面朝北坐下,在阿索卡树的树影里。然后在整个圣会前,在全神贯注的神态下,马哈维拉慢慢地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首饰以及花环,并假装全身赤裸,这是耆那教禁欲主义的最高阶段。 然后,他以名叫帕玛萨纳的瑜伽姿势坐在相同的那块石板上,表演了科沙咯查,即与众不同的耆那禁欲者的练习: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头发拔掉,不能掉一滴眼泪。采用潘查.马哈拉塔斯,即耆那教修行的五个伟大誓言,并接受撒玛依卡.查莉塔,即耆那禁欲主义的圣人为仪式各种细节制定的行为方式。这个迪克沙-维希,即月亮在犹塔拉.怕古尼星群里面的当天晚上,初始的典礼开始了。 因此马哈维拉王子变成了一个尼格兰塔.穆尼,即外表不穿衣服,内心无拘无束的禁欲主义者。马哈维拉王子放弃尘世的一切而变成一个尼格兰塔.马哈维拉这件事就是我们所认识的马哈维拉的阿伯希尼什卡拉玛纳,即马哈维拉伟大的放弃。

1.苦修行的练习

哈马维拉30岁的时候完成了他伟大的放弃并成为一个尼格兰塔.穆尼,即赤裸的禁欲主义者。由于马哈维拉是自愿并高兴地选择了禁欲生涯作为他计划好的人生,他做了一个阿伯希格拉哈,即一个非常坚定的决心,去抓住最好的机会来捍卫自己的自我领悟并寻找永恒快乐的目标。 在他整个一生中,马哈维拉都没有背离过他的目标。

很快地,在他的迪克沙.维德希,即初始的典礼之后,马哈维拉开始了塔帕斯的练习,即严谨的禁欲主义的修行。迪克沙.维德希发生在马格什沙黑半月的第十天的晚上。第二天早上,即马格什沙黑半月的第十一天,尼格兰塔.马哈维拉离开了那克罕达花园,他初始的典礼开始的地方,并遵守了犹帕瓦萨,即当天的禁食。再往后一天,即马格什沙黑半月的第十二天,马哈维拉进入隔壁的一个叫库拉的村庄,并在当地进行了他的第一个阿哈拉,即成为库拉王手下的尼格拉塔.穆尼后的第一餐。 很快地,他离开了库拉前往另一个地方。 他离开一个地方,到达另外一个地方,就这样持续了12年,在此期间,马哈维拉严格地执行了苦修行。

他的苦修行的最显著的特点是,他始终不变地练习萨维卡-塔帕萨,即真实的修行,并且从来没有想过塔玛萨-塔帕萨的练习,即黑暗的修行。 黑暗的修行是一种很恐怖的练习,像躺在尖锐的钉子上面,从燃烧的火上面走过,把人倒挂在树上或埋在土地里等等。另一方面,萨维卡.塔帕萨代表的是真正的自然的苦修行。这种真正或真实的放弃很重视德亚娜的练习,即冥想和犹帕瓦沙,即禁食。

尼格兰塔.马哈维拉最喜欢德亚娜的练习,因为它提倡了耶特曼思想上的全部集中,即完全游离于身体之外。他在帕德马萨那,即静坐的姿势中练习戴雅娜或者在卡犹萨咖,即站立的姿势中练习。戴雅娜仪式是一种非常困难的练习,因为它需要连续几个小时或者连续几天的伸展,并且在练习期间完全不能喝水或进食。 尽管戴雅娜是非常艰难的练习,马哈维拉还是从内心深处遵守并练习戴雅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练习一个伸展并且一年四季都反复练习。 马哈维拉连续多天练习戴雅娜甚至整月都在练习一个伸展,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平常的。 这种练习不会被一年当中各个季节的不同条件所影响。在寒冷的季节,他经常坐在山顶或者河边或者空旷的野外沉思。 同样地,在酷热或多雨的季节,他也经常坐在一块石板上练习戴雅娜,完全不顾扑面的热风或者冷冷的倾盆大雨打在他赤裸的身上。通常地,马哈维拉喜欢在幽静并且单独的地方练习,因为这样能帮助他集中思想。 这就是为什么他经常选择僻静的地方,像森林,原野,洞穴,山顶等等。 另外,在修炼时马哈维拉必须承受各种各样的帕理沙卡萨斯,即困难和煎熬,像饥渴,酷热,寒冷,被虫子咬,被他人辱骂和殴打,但是在这些灾难下,马哈维拉获得了帕理沙卡萨加亚,即承受煎 熬的战利品。 并且,在沉思或者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游走中,马哈维拉必须面对小偷强盗,或者野生动物凶猛的袭击。 但马哈维拉甚至没有想到过对这些攻击的报复。他经常以镇定从容的神态面对这些困难。

连同戴雅娜,马哈维拉也练习了犹帕瓦萨,即禁食,这些都是萨维卡塔帕萨,即真正的苦修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哈维拉在它 不间断的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的沉思中一直保持有意识并且警觉的状态。一旦他觉得需要吃点东西来维持身体的活动时,他就会到附近的村庄或小镇去吃点东西,然后继续到森林或者山顶继续他的沉思。另外,他一天只进食一次,并且严格控制自己的食量。像其他宗教的圣人一样,他从来不把碗带在自己身边,但是像尼格拉塔慕尼斯一样,不管放到手里的是什么食物,他都会吃掉。他总是吃卢克沙,即又干又硬的食物,尽管如此,他也严格控制自己的食量。 每当去村子或小镇化斋的时候,他总是遵守维拉塔帕里萨亚纳法则,即发誓只是从幽静,自然的地方接受食物,拒绝到繁华,热闹的地方去化斋。 他总是遵守拉沙帕里亚咖,即放弃有味道的食物,像牛奶,提炼的黄油,乳酪,糖,盐以及油。 因此马哈维拉只吃对他的苦修有帮助的一定数量的食物。但这种情况的进食对马哈维拉来讲也是很少的,因为他更喜欢遵守犹帕拉沙,即禁食。在禁食期间他甚至滴水不进。他经常这样禁食,甚至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他长达12年的修行中,马哈维拉进食的时间总共不超过350天。通过这样,马哈维拉很注重犹帕瓦沙,因为他深信犹帕瓦沙对于他集中精力进行沉思是非常有帮助的。

另外,在苦修期间,马哈维拉几乎不去考虑睡觉的问题。一旦他觉得疲劳并且需要睡觉时,他就在空地上躺下,只睡一晚中的几个小时,并且不翻身。

另外,当马哈维拉在苦修中行走,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时,社会上发生了一些大事,像奴隶的赦免。库沙比,瓦沙王国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非常流行奴隶的赦免。当马哈维拉进入库沙比化斋时,他沿着库沙比的商业巨擘塞斯里沙哈达塔的房子走在大街上时,一个叫钱德娜的奴隶女孩给了他一碗粗米粥。 库沙比的居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钱德娜有非常强烈的愿望去送一些食物给马哈维拉,她身上的枷锁自动脱落,从被禁锢的小房间里走到塞斯里沙哈达塔房子的正门去给马哈维拉送食物。 令库沙比市的权贵以及塞斯里沙哈达塔极为震惊的是,马哈维拉对富有的商人施舍的食物不屑一顾,却接受钱德娜赠与的粗米粥。塞斯里沙哈达塔被这件事感动了,因此放了钱德娜,这种 还奴隶以自由身的行为被库沙比市的奴隶主竞相效仿。 从奴隶身份被释放后,钱德娜才被发现是外沙利国车塔卡国王的女儿,并且是马哈维拉的阿姨。由于一场奇怪的灾祸,她沦为库沙比市塞斯里沙哈达塔家里的奴隶。很快,钱德娜加入了禁欲主义者的队伍,并且成为桑哈女禁欲主义者的首领,桑哈是马哈维拉建立的一个禁欲主义者的组织。

另外,马哈维拉需要经历他人的考验,那些人故意要扰乱他的修行。马哈维拉非常镇定地忍受困难以及来自他人的伤害。在他的修行中有很多这种灾祸的例子。在这些事例中,值得一提的是乌贾因的例子。马哈维拉游走到乌贾因市,并在阿提木塔卡火葬场的空地上开始戴雅娜,或者沉思,那块空地非常适合他的修炼,因为他几乎与外界隔绝。 晚上,路德拉,一个凶猛的神,名字叫斯塔奴,到那里给马哈维拉制造了很多麻烦。路德拉吹起了猛烈的风,像鬼一样跳舞,并且发出狮子和大象的声音。但这些恐怖的意图并没有让马哈维拉的修行受到一丁点的干扰。最后,斯塔奴放弃了恐吓马哈维拉的行为,并离开了火葬场的空地。

在他长时间的修炼中,马哈维拉严格遵守玛尤娜,即完全的沉默。 由于马哈维拉成功地遵守了困难的玛尤娜,即遵守沉默的誓言,他被称为马哈玛尤娜,即伟大的沉默遵守者。

3. 达到全知的境界:

作为一个尼格拉塔慕尼,即赤裸的禁欲主义者,马哈维拉以非常谨慎的态度练习不同的宗教节俭行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所有生灵的永恒的快乐。马哈维拉在各种困难和折磨中严格地进行了修炼,12年不曾间断。 马哈维拉不间断地遵守宗教的朴素行为,尤其是沉思的练习,即以站立或者蹲坐的姿势,双眼的目光落在鼻尖上,思考生命的本源,即灵魂。一天,当马哈维拉在马努哈喇森林中,静坐在撒拉树的树影下一块石板上时,他陷入了思卡拉戴雅娜,即纯粹的沉思中。马努哈喇森林靠近基博哈卡村庄的里军库拉河,基博哈卡村庄在马格德哈王国。卡维拉戛纳,就是全知者,即所有的知识(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的知识)渐渐被他理解。 这个伟大的时间发生在外沙卡明亮半月的第十天的下午,即月亮处于哈斯塔和犹塔拉的合并体之中。这一天是公元前557年4月26日。 这意味着尼格拉塔马哈维拉在连续不断的12年5个月零15天的修行后变成一个卡瓦利,即全知者。

由于马哈维拉达到了全知的境界,他了解并看到了世界上所有的神,人和动物,并能根据他们的来源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去哪里,在哪里出生,生为人,动物,神或者恶魔。这些事实也被佛教徒证实了,并称他为一个队伍,一批追随者的首领,一个学校的老师,并作为一个博学者而著名,为人们所尊敬,一个了解并看到世间所有的大师,一个并赋予了无穷知识和想象的大师。

另外,作为一个卡维利,马哈维拉捍卫着阿娜塔查图斯塔亚,即无尽的四季,它由这些组成,(i)阿娜塔戛纳,即无尽的知识,(ii)安塔达沙娜,即无尽的感知,(iii)阿娜塔思克哈,即无尽的福佑,以及(iv)阿娜塔巴拉,即无尽的力量。另外,由于达到了全知,马哈维拉就完全脱离了四种卡沙亚,即激情,即(i)可咯哈,即生气,(ii)马娜,即骄傲,(iii)玛雅,即欺骗,还有(iv)莫哈,即贪欲。这就意味着马哈维拉变成了维塔拉葛,即脱离了所有的激情。

因此由于卡维拉戛纳,即全知,马哈维拉获得了所有发生在任何好奇的灵魂身上的关于生命以及宇宙的所有问题的满意的解答。 显然地,在获得了全知后,马哈维拉开始告诉人们所有问题的答案,从这时起,尼格拉塔马哈维拉变成了一个提塔卡拉,即一个伟大的向导或老师。

有证据显示,公元前1世纪就已经有人在膜拜利斯哈巴德瓦了,第一个提塔卡拉。 毫无疑问,耆那教在瓦德马娜或者帕斯瓦那之前就已经盛行了。亚居维达提到过三个提塔卡拉的名字,即理沙博哈,阿吉纳和阿里斯塔呢米。博哈伽维塔普兰对于理沙博哈是耆那教的创始人这一观点是认可的。

S拉德哈克里汉 博士

印度哲学
第五卷 287页